兔儿牡丹

注册

 
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

格物知真相重口味正在毁了你快乐 [复制链接]

1#
济南白癜风医院 http://baijiahao.baidu.com/s?id=1696552376715502314&wfr=spider&for=pc

(1)吃的滋味

最近在读一本书,梁实秋先生的《人间有味是清欢》。书里全部都是关于吃的小品文,让我们体验到民国时代懂得吃的文人,描绘什么是美妙的滋味。

书里谈到的美食都是最最平常的,如白肉,如豆腐,如茄子菠菜,最昂贵的也不过芙蓉鸡片。

同样是民国的文人,郁达夫在很多文章和小说中都提到了一种小吃叫作“莲蓬雪藕。

《十三夜》中,主人公坐船游湖,撑船的船夫向主人公推荐的正是“莲蓬雪藕”,作者顺口就吟咏了一句“独立桥头闲似鹤,有人邀我吃莲蓬”,这个过程多么富有诗意和情趣。

在《瓢儿和尚》中,主人公登山去拜访有名的瓢儿和尚,寺庙里面没有招待客人的东西,于是瓢儿和尚送给了主人公“莲蓬雪藕”,并解释这莲蓬雪藕乃是人间至味。

这都是关于吃的艺术,是一百年前对美食的定义了。

对比起来,和现在我们平常说的美味很大差别。

今天我们说什么是菜肴美味,一下子就联想到某凉茶的广告,极重的配料,火爆的色香味,滚烫的麻辣红油锅里捞起来的黑毛肚,一群红男绿女吃得挥汗如雨……

食物本源清淡的滋味,只能当作我们偶尔的调剂,而热烈火爆,才是最平常和我们味蕾打交道的。

(2)性感的体验

《红楼梦》中有两次医生看病的故事非常有趣,这两次看病都发生了严重的误诊,一次是“胡庸医乱用虎狼药”,另一次是“觉大限吞生金自逝”。

第一次讲的是晴雯因为感了风寒,贾宝玉情胡太医帮晴雯瞧病。

原文:“那大夫见这只手上有两根指甲,足有三寸长,尚有金凤花染得通红的痕迹,便忙回过头来。有一个老嬷嬷忙拿了一块手帕掩了。那大夫方诊了一回脉,宝玉看时,上面有紫苏,桔梗,防风,荆芥等药,后面又有枳实,麻黄。”

后面宝玉一看药方,显然是毒性非常烈的虎狼药方,女儿家柔弱的身体承受不了。

第二次误诊是尤二姐有三个月没有来经水,请太医胡君荣来瞧病,医生先是给尤二姐诊脉,后面为了能够确诊病情,请求尤二姐能够望一望尤二姐的脸上气色。原文:“贾琏无法,只得命将帐子掀起一缝,尤二姐露出脸来。

胡君荣一见,魂魄如飞上九天,通身麻木,一无所知。一时掩了帐子,贾琏就陪他出来,问是如何。胡太医道:不是胎气,只是迂血凝结。

如今只以下迂血通经脉要紧。”后面的故事就很悲剧了,医生因为被尤二姐的性感给怔住了,把病情给诊断反了,不仅胎儿打掉了,尤二姐也因为绝望而自杀了。

且看“便忙回过头来”和“胡君荣一见,魂魄如飞上九天,通身麻木,一无所知”这两句话,我们可以理解为医生因为看见了性感的画面而忘乎所以了。

这是好理解的,在那个平时女性受到严重管束的时代,男人看到陌生女子的身体局部,那是很不得了的事情。正因为想见而不得,所以男性的感官异常敏感,遇到一点点比如三寸金莲或大红肚兜就很容易觉得“呆若木鸡”。

放在如今,晴雯的指甲,尤二姐的脸庞,随处都可见,所以见到了也不至于到“通身麻木”的状态。

我看见街上的异性身体大部分都是经常的事情,泳池海边看到女孩子穿着三点式比基尼也丝毫不觉得奇怪,所以我们的性感阈值很高,想要调动原始的性冲动,也变得越来越难。

(3)视觉的欣赏

从前的人们喜欢看舞台戏,京剧评剧黄梅戏多种多样,舞台戏剧的所有情节都是很写意的表达,就算是出现性爱和暴力的场面,也会用非常抽象和优雅的方式进行处理。

性爱场面,比如《牡丹亭》的游园惊梦一折,“他梦酣春透了怎流连,拈花闪碎的红如片”一句,描写得多么的委婉和诗意。

《西厢记》对于同样的场景的描述为“将柳腰款摆,花心轻拆,露滴牡丹开”,用隐喻的写法,把张生和莺莺的性爱场景描绘得一点都不低俗。

暴力的场景在戏曲舞台上更是比比皆是,比如两军交战,对犯人行刑等,基本上采用的是类似的舞姿和做打的身段来完成,老少皆宜,任何人看了都不会感到不适。

如今我们喜欢看电影,追求情色的狂欢,喜欢看男女主角激烈的互动,声嘶力竭的夸张表演;我们追求暴力的美学,喜欢看拳拳到肉,刀刀见血,喜欢看激情飞车,喜欢看狂轰烂炸。

我们还追求更可怕的心理极限,比如日本电影很喜欢对微小的变态心理进行很深刻的剖析,比如黑泽明的《罗生门》,比如大岛渚的《感官世界》。

无法否认很多当代作品都是非常优秀深刻的,只是人们对于影视戏曲艺术欣赏的阈值也同样越来越高,越来越极端,越来越刺激,越来越直接。

(4)快乐的阀门

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的发展的目的都只有一个,为人类创造更多的幸福和快乐。当两种文明都相比过去得到了长足发展的时候,我们思考一下,我们真的变得更容易获得快乐了吗?

并没有,其原因之一恐怕和我们越来越高的感官阈值有关联。这种感官阈值,和微生物的耐药性很相似,当我们用同一种抗生素来对抗同一种感冒病毒,用药量一次比一次大,这是常识。

我们吃的口味越来越重,我们对于观赏的要求越来越刺激,甚至我们都越来越难以引起原始的性冲动。

这是个可悲的怪圈,换到个人的角度来思考这个怪圈,过早的经历富足和成功,或者“少年老成”对于一个年轻人来讲,都不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情。

为什么那么多明星吸毒?也许平常人追逐的目标,在他们那里都早早不再是目标,他们这个追求的过程短暂而突然,便瞬间失去的继续的动力,想要获得快乐变得越来越难。

也许对于我们而言,和女朋友出去看场电影,奖励自己一台高档的苹果电脑,都可以让我们乐不可支,而对于他们,当一切都唾手可得的时候,则非常容易去选择更加刺激的方式,而这种更加刺激的方式,又再一次提高了下一次获得快乐的难度,直到边缘,直到深渊,直到百无聊赖,直到生无可恋。

(5)聆听花开的能力

所以当快乐来得太突然时,我们应该有意的去调节幸福阀门,有意让幸福来得更慢一些,这样才可以让我们有能力去聆听花开的声音。

读几句木心先生的诗句,觉得可以去感受淡淡的幸福,真好!

“记得早先少年时,大家诚诚恳恳,说一句是一句。

清早上火车站,长街黑暗无行人,卖豆浆的小店冒着热气。

从前的日色变得慢,车、马、邮件都慢,一生只够爱一个人。

从前的锁也好看,钥匙精美有样子,你锁了,人家就懂了。”

分享 转发
TOP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